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我的老公不行作者:落羽完

作者:admin人气:947来源:

(一)

  「老公,人家要嘛~」

  我全身都在发热,媚眼如丝地望着老公杨航,小腹以下像是被人掏空一样,渴望着什么东西去充塞,去满足,甚至是一个强 奸犯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去蹂躏我,我也一定会挺着自己那两瓣白花花的屁股迎合他。

  对,我就是想要被人蹂躏,被人狠狠地冲击……可是面前的丈夫只会满是歉意的笑,任凭我使劲浑身解数,嘴巴都已经套弄麻木,还是不见有一点起色。

  我今年26岁,163,81、62、91的三围其实很一般,好在五官还算生得可爱,皮肤也算是人群里最白的那一类。

  半年前我和做公务员的老公结婚了,起初的半个月里,老公还算不错,尽管不算大,我主动提出来的时候他总能满足我,不管满足的程度如何。

  然而一度完蜜月,他竟然就开始这样了……

  我质疑过他不爱我,也质疑过他是不是去做了什么男人在结婚前要搞单身派对之类的事,杨航却告诉我,他以前手淫多了不知道现在会这样。

  我无奈,杨航比我大三岁,各方面都很照顾我,结婚以后我也基本就处於回到家就能吃上饭,也不用做家务的状态,实在不忍心埋怨他。

  说起来我并不缺男人,在银行做客户经理的我时常要陪大客户吃饭、旅游,因为底子不错,也会打扮,不少客户都愿意带上我,有时候充作他们的老婆甚至情人,为了满足他们的面子和我的业绩,我也配合。

  然而几乎每个向我提出非分之想的客户,不管他有多大,我都全部拒绝了,我想,再需要,我也绝不靠自己的身体去吃饭。

  周一上班,尽管客户经理不用每天去银行坐班,我还是要回去总一下帐,郑然郑行长也必定每次都要我亲自汇报。

  其他客户经理都可以向副行长汇报,唯独我每次都要向他亲自汇报,其中的含义我早就知道,但是我不能说破,我不敢得罪他,还好他见到我装傻也没有戳破。

  这天一早,我穿上新的黑色丝袜,特意选了最薄的那一种,里面是一条开档的蕾丝内裤,老公杨航还在床上玩手机不肯起来,我故意把透明蕾丝包裹着的臀部朝向他,说,「今天郑行长又要亲自我去他办公室汇报工作,你知道的,就是那个一直对我有意识的那个,你要是不要我,我可就只有给他了。」杨航谑的起床,把我压在床沿上,「你要给谁?说?!」「给你郑行长,谁叫你不要我的,我穿得这么性感就要去勾引郑行长。」我毫不示弱。

  「你敢?!」

  杨航像是生气了,但是压制着我的他却慢慢有了变化,我的大腿能明显感觉到他那个东西的热度和硬度。

  此时的我上身裸着,一对不大不小的乳房吊在半空,杨航粗暴地把我一双裹着丝袜的玉腿抗在肩上。

  「啊……老公……好棒……好舒服……」

  杨航今天似乎格外的大,看来我故意刺激他果然有效,甚至在进入时我竟一阵酥麻,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感受地浪叫起来。

  「你这个骚货,你就是挨艹的骚货。」

  「我就是骚货,老公求你了,蹂躏我,不要照顾我的感觉,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老公,老公……啊……」我刚有了满足的感觉……「啪!啪!啪……」杨航突然间冲刺起来,但他的那里似乎没来由的又变小了,我被擦得有些欲火中烧,那是一种将要到,却总是差一点的感觉……然而杨航突然间就像一台没了动力的机器人,趴在我肩上,我感觉到热热的精液从内裤上流出来,流到丝袜上,他的那里越来越小,渐渐地,我两腿之间又是一阵空虚。

  到了郑行长的办公室,他正在对着电脑萤幕办公,我穿着银行的紫色制服,下身是还有老公精斑的丝袜,因为是早上时间太仓促,我甚至来不及换。

  他招招手,示意我坐下,「小洁啊,这个月业绩怎么样?」「郑行长,这个月因为几个大客户生意不太好,所以我这要到的存款也不太多。」「哦?他们真的生意不好嘛?小洁你别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要多反思一下,是不是有什么没做好的。」「啊?」

  郑行长站起身,绕过办公桌,坐在我旁边,「小洁啊,你是年轻又是我们银行最漂亮的,拉到客户的不应该只有这一点,你的前途本该更光明的,我也是看中你才告诉你,今年完了,我就要调到分行了,行长的位置是副行长的,但是副行长的呢?你也该争取一下啊。」郑行长突然告诉我这些,竟然我有些被重视的小小优越感,我连忙说,「谢谢郑哥,我以后会好好干的,不辜负你的期望。」「光好好干可不行啊!小洁。」说话间,他的手摸上我的小腿,一点点往大腿滑。

  「郑哥,别。」我用手去档他的手。

  「你都拒绝我多少次了,就让我一次好吗?小洁。」「郑哥,我要走了。」我严肃地说道。

  「小洁,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认了。」

  「郑哥,我没那个意思。」

  「别说了,你郑哥又丑又肥,哪里配得上你这样的美人儿,我早就该有自知之明。」郑然从办公桌上端来一杯茶,说,「喝点茶压压惊,我再也不会做今天的事了,对不起,小洁。」女人就是心软,明明知道他做的是错的,却因为几句话就生出一种愧疚感,我说道,「我没有那个意思,真的没有,郑哥。」「我知道了。」他语重心长的说,「我不在了,你以后要好好干,我知道你不愿意陪客户做那些不干净的事,实在不行我可以调你回来做后勤。」我呆呆看着郑然,竟被他一席话说得感动起来。

  「茶是新泡的春茶,喝一点吧,今天是郑哥对不住。」「嗯,谢谢郑哥。」虽然我并不喜欢喝茶的苦味,因为郑然一番话,我还是喝了一大口。

  「郑哥,那我先走了。」

  我笑着站起身,正要走出办公室,郑然却先站起来,「别忙着站起来,别摔着了。」「怎么会……」此时我却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手脚都像被抽去了骨头,变成一堆泥肉一样,郑然一个跨步保住我,「这药果然有效,小洁,我会好好对你……」后来的话我再也听不清,一下晕了过去。

  恢复意识时,只觉得下身一阵阵的酥麻,什么东西一次次在进入,我睁开眼,正是郑然。

  我的上衣被他扯得乱七八糟,黑色丝袜被他褪到小腿半截,他的那里正一次次毫不怜惜的在我身体里左冲右突。然而我的身体却异常的发热,下身源源不断的流出淫水。

  「啊~郑哥,别,求你了,别。」

  我仍旧全身无力,只有苦苦哀求他。

  「骚货,竟然穿着开档内裤来上班,原来你早就想要了是吧,白瞎了我下迷情药。」我看着自己还穿在身上早上没来得急换的开档丝袜,更不知如何反驳,也许是药效的作用,羞辱感与快感一齐到来,乳房随着郑然的动作摇晃着,白晃晃的大腿举得老高,上面还穿着半截丝袜,他每一次进入都带出一些的淫水,屁股都被我自己的淫水打湿了。

  「郑哥……」我感觉到一阵阵快感,那是和老公不曾享受到过的。

  「小骚货,平时还装得挺像。」

  郑然一次次挺动,我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咬着嘴唇,静静享受着被抽插的感觉。

  「背过来。」他说道。

  我知道他准备后入了,从办公室的沙发上,我听话地攀着他的手,转过身去,把白花花的屁股送到他眼前,事已至此,再反抗也扭捏无用,何况我也没有丝毫力气。

  「真他妈骚!」

  郑然骂了句脏话,大大的右手使劲拍在我屁股上,拍得啪的一声响,「啊!

  疼~」我叫道。

  他却不理会我,我回过头看见,他紫红色的那里像要喷火的小龙一样,对着我跃跃欲试。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已经有些期待他的进入了,那是一种无关爱情,纯粹是因为性的冲动,然而他在我的阴道口反复摩挲,却始终不愿意进来,这时我的淫水已经把沙发弄湿了。

  「小骚货,想要不?」

  我回头望着那粗大、蓬勃的物什,感受到自己开档蕾丝内裤里澎湃的欲望,说,「我想,郑哥,给我。」「想什么?啊?」他故意戏弄我。

  「大坏蛋,都被你用这种办法弄到手了,还折磨人家。」「你不说我不给你了。」他继续用那里在我泛滥的阴道口摩擦,却失踪不愿再进一步,我被欲望烧坏了头,想要用手去拉他的那里进来,却一点都拉不动比我手指还大几倍的那里。

  「郑哥,我要大鸡吧,给我那,你这下满意了拉,给我求你了。」话还没说完,他一下就插了进来,突然间的满足感充斥着全身,感觉就要飞上云端一样,「郑哥好棒,郑哥的大鸡巴,我要,啊……好爽……别太用力了……别停……坏人……」我已经语无伦次,心甘情愿地淹没在了他一次次的攻势中……

【我的老公不行】2

  郑然和我老公差不多高,但是持久力却比老公好太多了,他的肩膀扛着我两条葱玉样的腿,不断在我身体中冲刺,他的那里并不长,我的阴道也已经十分湿润,然而反复进入却并没有让我觉得乏味,相反他一次次一点点将我送上了快感高峰。

  女人就是这样的动物,高潮需要一点点的攀爬,我闭上眼睛感受着双腿韧带被他的动作一次次拉伸,高潮一点点逼近,脸上已经能够感觉到一些潮红。

  「郑然,给我。」

  我眯着眼睛,满脸春色地望着他,他在我眼里已经不是我的行长,而是发自内心觉得他是一个男人,女人就是这么奇怪,有时候被人征服了身体,仿佛连带着心也被征服了。

  他俯下身子吻我,我也心甘情愿地伸出我的香舌,任他搅动。

  本就越来越快的抽插中,他突然放下我,两只手抱着我的雪白的屁股,手指深深揉进去,下身飞一样耸动,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阴唇被他的那里一次次带出来,盆骨甚至有点疼,我却一点没有埋怨,不愿埋怨,久违的快感像是给了一个孩子蜜糖,我已经被他骗到手了。

  他死命揉着我的臀肉,那里进进出出越来越快,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他的颤动,我知道,他快了,我抱着他的头,温柔地抚摸着。

  「小洁,小洁,小洁。」

  他小声喊着我的名字,大概是怕外面的同事听到,我配合地与他舌吻,忍不住发出单音节的呻吟,突然间,他用力撞了几下,将他的那里完完全全地贴近我的阴道口,似乎不愿出来。

  说实话,我还是没有感受到那种射精的感觉,每次都是这样,并没有色情小说里说的那里会感觉多热,或者多刺激,大多数时候我得靠男人射精前的反应去判断,而不是射精时。

  僵持了一会,郑然的那里滑了出来,他从办公桌上给我一包纸,自己也扯了一张擦着,迅速提上了裤子。

  我看着自己卷成一团吊在小腿上的丝袜,蓬乱的头发和湿漉漉的下身,竟有些想要躺在沙发上,睡上一觉。

  「小洁,起来了。」

  郑然过来要帮我穿衣服,身体里那团火骤然间熄灭,情绪似乎也跟着变化,郑然这样记着把我从沙发上弄起来,让我有点不高兴。

  他捧着我的脸,有些意犹未尽地亲咂着我的脸,「宝贝,办公室等会还有同事要进来,乖啦。」我还是不愿不动,被他骗到手以后,他似乎就不再是那个一板一眼的行长,而是我可以撒娇可以任性的男人了。

  他的手放在我乳房上,一边劝我,我娇嗔道,「大坏蛋,你对我下药,我要去告你强 奸,趁下面都是你的东西,我现在就起来。」「小洁,小洁宝贝,你看你不是也挺爽吗?刚刚那个骚劲让我重新认识你了啊哈哈。」我侧过头不想听,心理竟有些小小后悔刚才的表现,但说实话,从迷药中醒来,一下进入性兴奋的我确实是被这种感觉一下征服了,但却不喜欢他这样直白地说。

  郑然见我有些愁容,从办公桌下取出一张卡,那是银行的vip金卡,他对我说,「小洁乖,是郑哥对不住你,这是银行的金卡,挂在我主卡里面,每个月有两万的额度,以后我会好好爱惜你的,乖。」「滚。」我并不是不爱钱,但是被他这样一说后,突然觉得气氛全无,说道以后的时候更是还害怕得厉害,我还有老公还有家,我并不是不爱我老公,何况他把我当什么了,用钱就可以上的野鸡?突然间的自尊心无来由地刺激到敏感的心,我无声无息地扣上胸罩,拉上脚边的丝袜,用纸简单擦了擦下身现在令我恶心的精液,披上外套、踩上高跟鞋,几乎是在几十秒锺的时间让他看了场真人「穿衣秀」。

  他笑着递过来那张金卡,说,「小洁这才乖,以后我会好好疼爱你。」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多云转阴的表情,我的手像一根玉白色粗鞭子一样挥过去打落他的金卡,冷冷地对他说,「郑行长,以后不要再骚扰我了,今天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女人的善变大概能在我身上集中体现吧。

  一想到家庭的温暖,有什么东西就把我从那条不归路上又重新拉了回来。

  那天我直接回了家,一面是爲了让自己不胡思乱想,一面是对老公的愧疚。

  很少做家务的我把家里全打扫一遍,还做了满桌的饭菜,从衣橱里穿上一直新婚时老公买的,我一直不愿穿的情趣内衣,那是一件黑丝蕾丝透明的贴身小背心,这倒不是我不敢穿的原因,关键在于它在乳房那里设计了两个胶圈,胶圈套进乳房,乃至突然间的膨胀起来,夸张地吊在胸前本就让人无比羞辱,往往不直觉乳头还会硬起来,设计这件衣服的人毫无疑问是个变态。

  但是今天下午的我,爲了老公做任何事都愿意。

  我故意在外面穿上一条红色吊带裙,里面是那件黑色蕾丝的爆乳内衣,下身除了有些透明的黑色吊带袜以外,什么都没有,老公如果愿意,随时可以把我摁在饭桌上发泄他的情欲。

  「铃~~~」

  门铃声在要到六点的时候准时响起,我踩着轻快地小步子跑过去,猫眼外正是老公,我高兴地打开门,嗲嗲地叫道,「老公大人回来了,奴婢等得好辛苦呀~」本以爲老公看到性感的我和干净的家满桌的饭菜会特别高兴,他却有些迷茫,甚至有些惊慌失措,我正不知所以,然而往老公后面看的时候,我也惊慌失措起来——他们单位的郭局长就跟在他后面,大概是来我们家做客的吧。

  我脸上要是有个温度计,温度肯定像火箭一样直线上升,郭局长看了一眼我,大概注意到我吊带裙后的爆乳和下身光着的丝袜小脚,色眯眯地盯着我看,我羞赧地低下头,正好看到自己两只丝袜小脚不安地扭着。

  老公这时候才发声,「老婆,这是郭局长,今天特意来我们家做客,还不快进去收拾一下饭菜。」我听到赦免令一样跑回屋去,乃至在吊带裙后急剧地抖动,像是一层白色的波浪,也不知道短小的裙子有没有遮住我的臀肉。

  招呼好郭局长,老公也走进里屋,「今天不是周一吗?以前每周一你都很晚才回家今天怎么……」我委屈地抱着老公,「老公,人家想给你一个惊喜嘛,你怎么还带一个人来。」杨航伸进裙子里摸着我被胶圈挤出来的乳房,恋恋不舍地说,「老婆我也想你。先把衣服换了吧,等会招待完郭局我们再做,今天有重要的事要求他。」我几下换了衣服,郭局长和老公已经喝上了,郭局长盯着我说,「弟妹真是漂亮,杨航有福,有福,本来还说出去吃饭,这满桌的饭菜钱也省了。」他又转过去对杨航用领导的强调,说,「你要好好珍惜弟妹,这么漂亮又贤惠的老婆现在哪去找啊。」老公连忙称「是、是、是。」

  又把郭局长的酒杯满上。

  郭局长突然想起来什么,摸摸脑门,「弟妹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我笑着一边给他斟酒一边话说,「在去年年会上,我陪杨航一起的。」「哦,怪不得,当时就记得有个大美女,原来是弟妹啊,幸会幸会。」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这时杨航从包里拿出一个黄色的大信封,有一本杂志那么大,里面像几个砖块一样的东西,应该是钱。

  不过我记得我们家经济状况并不好,房贷也没还完,老公会有这么多钱,里面不至于装的50一张的吧。

  我从无厘头的幻想中回过神来,杨航和郭局长还在争,郭局长始终不肯收下,说,「杨航,现在不兴这一套,赶紧拿回去。」「郭局,别,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下半年补缺的事还要靠郭局提携。」杨航已经挑明说了,郭局还是矜持着不愿收,「年轻人不要老是钱不钱,要有点更高的觉悟,今天就先这样吧,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郭局走了,剩下我和老公的二人世界,他却提不起兴致:原来他们单位下半年有一个女科长就要生了,单位有内部考核的名额,杨航本以爲机会来了,谁知道郭局长似乎又还有其他人选。

  早就听说郭局不干净的杨航把他请来了家,本以爲既然答应过来肯定就成了一大半,谁知道郭局最后却演起了高大上。

  「会不会是钱不够,我卡里还有钱。」

  我跪在地上,安慰起老公。

  「这是我妈给我的七万块钱,要是还不够那就算了吧,我没有那个命。」我跪在地上,用嘴咬开杨航的拉链,他的那里有些硬,却还是软哒哒的,我用温暖的嘴唇包裹住他的那里,舌头轻轻舔着光滑的头头,开始有了点起色。

  他垂下手摸着我的头发,「谢谢老婆,今天做的一切我都看到了,我爱你。

  」

  「我也爱你。」

  「老公,对不起,本来想穿得更性感一点的。」「傻老婆,我都看到了,把裤子脱了,趴在那里,我要好好疼你。」杨航指一指饭桌,我马上会意。

  几下把饭桌上的剩饭剩菜端走,我一米六几的身高趴在饭桌上刚好合适,我撅着屁股,白花花的臀肉中间黑森林般的阴户对着老公,饭桌上还有粘腻的油渍,乳房敏感的皮肤压在上面有些不舒服,却意外地激起我的欲望,这个姿势已经让我湿了。

  杨航握着他还算有些硬的那里戳了几次,最后我一只手弯过去总算带他进来。

  「好棒~」

  迅速有了满足的我呻吟起来,「老公,好大~哦~」杨航抽送了几下,突然急剧颤抖起来,猛地啪啪啪死命抽送,饭桌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的一对奶子被他弄得生疼,却更兴奋,「老公,好爽,干我,干我,我要你的大几把,老公,啊~」我感到下身淫水不断流出,疼却快乐着,杨航却突然抽了出去,「老婆,对不起,是我没用。」

我回过身看见他沾满精液的头头,心里一声叹息,安慰他道,「没事,老公,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老公。」

字节数:14013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