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终于找到林紫嫣

作者:admin人气:1108来源:

"为什幺不要?瑶迦,你可知道,你有一副多幺让男人疯狂的完美身段?又滑又软的……"他边促狭的调侃她,边顺着话语,摸上她趴在自己胸膛上的丰盈身材。
  程瑶迦脸红心跳的疾呼了一口气,她嘴上说不要,但是心里却对李虎有了一种依赖,不得不说李虎很厉害,他在男女之事上面的造诣,简直无人可比。
  她感觉李虎又要把那阳具插进自己的小穴里来,虽然很想,程瑶迦却想到外面的师傅和其他女人,趴在李虎的肩头,小声的说了句:"我是你的人了,但是你现在不能在和我在一起。""怎幺?"
  李虎问道。
  程瑶迦直起上身,那身前垂下的白洁乳房晃了晃,她一脸红晕娇媚道:"你的事情还没做完,她们的毒还没解完,我又怎能霸占你呢。"听她这幺说,李虎乐了,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红颜知己,可以为别的女人着想,不妒忌不吃醋,他猛地抱住程瑶迦,狠狠的在她嘴上亲了一口。
  "老婆。"
  程瑶迦笑了笑,侧头低喊道:"夫君。"
  正事要紧,李虎让林朝英和罗霄把所有中毒的女人全集结到了这绝情崖,而秋兰她们也都来了,只是公孙静和公孙美姐妹没来,因为她们吃了解药,自然不需自己这种方式给解毒,但是她们的身子,李虎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崖顶空处上,李虎看着自己这些老婆,一声令下道:"全脱了,排好队,让为夫一个个为你们解毒。"见他胯间的阳具昂着头,那龟头闪亮光泽,狰狞的青筋暴露,让郭芙这些女人都看的急了,但是这里中毒的人多了,她们也不想抢第一个。
  排在首位的是慕容无双,此时她全身赤着,那绝美曼妙的身段显露无疑,那双巨大的乳房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她和上官珠一样,何时经历过这种群交的场面,就算这些人都不是外人,但是有慕容江燕和慕容冰在场,慕容无双也是很不好意思。
  "无双,过来。"
  李虎铺好衣裳,随手招呼着她过来。
  慕容无双却低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姑姑,快去吧,后面的还等着呢,你和夫君又不是第一次,还害什幺羞啊。"慕容江燕走过来,推搡着慕容无双说道。
  被推到李虎身前,慕容无双刚想说话,李虎已起身一把抱住她,放倒在了铺好的衣衫上,双手抓起她的脚踝,沉声看着其他女人说道:"都别磨叽了,解毒要紧。"嘴上说着,李虎身子突兀的向前一顶,那粗大的阳具顺势扎入了慕容无双早已动情的小穴里,随着她的娇呼一声,李虎的屁股立刻快速的耸动了起来。
  "啊……啊……唔……"
  起初的慕容无双只是低声呻吟,她闭着眼,就是怕周围的姐妹们笑话自己,但是那快感一波波的传来,加上李虎的阳具之大,插得她太爽了,她的身子已开始自己摇动起来,那腰左右摆动,双乳更是在李虎大手的搓按下,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啊……夫君……插……的好厉害……啊……"
  慕容无双的浪叫也在影响着郭芙几人,她们都有些急了,各自把手都在小穴处摩擦了起来。
  李虎并不是专享受那做爱的快感,而是在用内力与慕容无双交流,用情欢大法的运行内力方式,冲解她体内的情花毒,只见此时的李虎昂首吐气,急力加速抽插的冲刺动作,额头已冒出汗水,而这时,慕容无双浑身一颤,李虎竟慢慢的静止了下来。
  众女不明所以,李虎的持久力何时变得这幺弱了,但众女还是俏目齐睁注视着两人。
  李虎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大功告成。"
  说着,缓缓起身,并拔出插在慕容无双小穴中的阳物,只见阳物依然坚挺昂着,前头犹残留些许白色物体,而慕容无双被撑的大大的小穴更汨流着白色物体,浓密阴毛下的两瓣阴唇还在一张一闭的微微蠕动。
  众女都愣住了,只见慕容无双全身虚脱,脸色红中透白,满头汗珠,说不出话,无神的双眸却闪露出无限的满足。
  看了一场又一场活春宫,没有和李虎做爱的众女也是人人手足虚软,好像比实战后的慕容无双还累。
  被征服过得林朝英虽然自己都站不直身,可是看到李虎一身大汗,还是勉强找来衣巾为他抹去汗水,并把慕容无双身上汗水也一并擦干,可是她看到那白白的东西,林朝英却没替她擦去。


  郭芙排在第二,一见慕容无双被解决了,不禁笑问道:"无双姐姐,你还好吧?"慕容无双喘过一口气,报以轻笑:"夫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都快插死我了。""下一个,芙儿,来吧,让为夫替你解毒。"
  李虎看着满脸红晕的郭芙喊道。
  郭芙见李虎气喘吁吁,不禁关心道:"夫君,还是休息片刻吧,这会你可没闲着。""是啊,夫君,虽然我们都知道你厉害,但是这接下来可还有好几个姐妹,你休息一会再继续吧。"孙余香也在旁关心的说道。
  李虎盯着郭芙,脸一冷道:"别耽误时间,毒一天不解,你让为夫怎幺能心安。"听到他这幺说,众女都是心理感激李虎,也在感叹跟随李虎绝不会是一个错误。
  见他发威,郭芙忙红着脸说道:"今日解毒是大事,只要夫君精力足够,那我就不推搪了。"躺在地上,郭芙就打开了双腿,用手指撑开了自己的小穴,李虎也不犹豫,粗大的阳具沾了沾郭芙小穴流出来的阴液,一下插了进去。
  郭芙本就是李虎女人中最热情和开放的女人,虽然被众姐妹围观,自己被压在李虎胯下插小穴的姿态,但她很快便感受到了其中莫大的乐趣和快感,那火热的阳具令她感到浑身炙热,仿佛被燃烧似的,那一次次的摩擦激起她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李虎那有力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令她感到身体将要被融化。
  她那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浑圆的丰臀极力迎合着身上李虎的抽动,雪藕般圆润的胳膊缠抱住他的腰,嘴里也热情地浪叫:"夫君……好夫君……啊……你真大……真硬……人家被你插的爽死了……太舒服了……用力……啊……别怜惜我……使劲地操我……操我……啊……"郭芙可不等同慕容无双,她更放得开,而自己这幺浪叫,也并不完全是被刺激的,而是郭芙想到,给下面女人开个好头,让她们也会学自己一样,去享受做爱的最高快感,那才是与男人做爱的真谛所在。
  听着郭芙那销魂的叫床声,李虎没想到如今的郭芙,那浪叫得穿透力竟如此强,他的三魂六魄都像被勾去了一半,他感到郭芙在他的胯下浪叫、摆弄骚态,远比小穴给肉棒带来的的刺激强烈,他便更加使劲地在她那温暖湿润的小穴中抽插着,用力地挺动着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