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前世今生】

作者:admin人气:1672来源:

在与客户见面后,杜诗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办工室,刚才近两小时都在听着客户向她抱怨各种工作上的问题,把她当成情绪垃圾桶似地。还好明天就是星期六,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唯一需要烦恼的是家中刚升读高中的妹妹,身为姐姐,杜诗娴每当周休时都会指导她功课上各种疑难。

  铃、铃、铃,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已经在客户处积了一堆怨气的杜诗娴实在是万分不愿接听,但人在公司,实在是身不由己,自然无法不接,而且更需要装出心声愉悦的声线来回应。

  “你好,这儿是进升集团,请问有什么能为你服务?”好不容易克服了心理上的厌恶感,而商业性的礼貌声调也从杜诗娴口中发出。

  “诗娴,是我,设计部田盛文。”电话中传来的,是略带沙哑的男性声线,对方是杜诗娴在公司中合作多时的同事,目前她负责销售的商品当中有近八成是他设计。

  “田经理啊,有什么事要找我?”听到是认识的人后,杜诗娴也放下绷紧心情,改以平常说话方式与对方沟通,心情自然也放松起来。

  “没什么,我刚想到一个新构思,你今晚来我家,好好地谈吧。”电话听筒内传出的并非是询问,反倒是如同命令的话。

  “啊啊,好的,没有问题,我放工后就到你家去吧。”杜诗娴对此没有反感,在听到要求后便如同本能般地答应对方。

  当挂上电话后,杜诗娴看着自己的衣着,心中有点庆幸自己今天由于约了客户见面,所以穿着正式的套装。淡蓝色的衬衫把她那丰满的双峰包裹起来,配上深蓝色窄裙与外套,而腿上穿着棕色网状丝袜、配衬黑色高跟鞋,勾勒出一道充满了成熟女性魅力弧形线条。

  再一次拿起电话,按起那最为熟悉的号码,没多久后,妹妹那还带着童音的声音通过听筒传了过来:“喂,你好。”

  “婉娴,是姐姐,今晚我有点事,要晚点才回来,你不用等我吃饭了。”

  “姐姐,这次也是加班吗?工作忙也要小心身体,你已经整整一个月都要加班,没有回来吃了。”

  “傻瓜,要加班总比没工作好,妈妈的医药费和你的学费都是不少数目。先别谈了,我还要继续工作。拜拜。”

  听到妹妹的说话,让杜诗娴有一瞬间的失神,原来她有这么久没回家晚餐了?只不过现在已经答应了田经理,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回绝。而且他的样子虽然不好看,但在软件设计上确实是难得的天才,已经隐隐是公司的一大支柱,让杜诗娴不敢拒绝。

  到了下班时候,杜诗娴站在离公司有点距离的街口,等待着那个约了她的田经理。时间已是十一月初,阵阵带有冬意的秋风吹拂在身上,让杜诗娴感到丝丝寒冷,心中闪过打算不再等下去的念头,只不过在莫明的坚持下,最后还是继续等下去。

  过了一会后,田盛文那张长满胡子的脸出现了,今年才二十五 岁的他比杜诗娴还要少一岁,但由于在软体设计上的才能,还在读书时已开始接工作、所以他至今已有近十年经验,更是公司设计开发部的经理。

  “诗娴,我有点事要去办,你先到我家吧,这是锁匙。”在把锁匙交给诗娴后,田盛文便转身离去,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没有给予杜诗娴任仃反应时间,他明显确定杜诗娴一定会按他的意思做。

  拿着手上的锁匙,杜诗娴看着田盛文那早已远去的身影,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自行坐车到对方的家中。

  田经理的家和杜诗娴家的所在地完全不同,位于市中心的高级住宅区,大厦内已经包括了各种康乐健身设施,还有各种食店、便利店等,对住客来说就算不离开大厦,只要有钱就能够解决大多数的生活需求。

  将门推开后,田盛文的家和其他独居男人没什么分别,只需一个字就可以形容,那就是‘乱’。各种书籍、杂志放在沙发上,要换洗的衣服也随意丢在客厅,让看到这情况的杜诗娴发出更为无奈的叹气。

  虽然不是自己的家,杜诗娴还是动手开始收拾,口中不自觉地说道:“明明上周才帮他整理好,怎么又这么乱了!”

  听到自己的话,杜诗娴不禁掩着自己的口,她好像没有印象曾经帮田经理收拾过,但为什么自己会冲口而出这样说呢?另一方面,自己明明从来没来过,为什么自己会知道田盛文的住址?然而当再次看到如此乱七八糟的客厅,让杜诗娴马上放弃仔细思考,专心于眼前事务。



  论文集、食店广告、杂志等等,杜诗娴细心地把那些随意丢弃的书籍分门别类。如同早已了解对方的习惯,自然而然按着田经理的习惯放好。

  偶然间,她的视线落在杂志上的广告,那是属于一家脱毛公司。在看到的瞬间,好像有一段不曾存在的记忆浮现出来。

  那时候的她,好像因为口中含着什么东西而无法说话,双腿由于张开至极限,让大腿根部微微感到痛楚。而一双略显粗糙的手,正在自己的下身来回抚摸,接着拔出数根阴毛后笑着说:“虽然打理过后也不错看,不过我还是喜欢光滑的女阴,迟点安排你去永久脱毛吧。”

  闪现的记忆到始为止,但杜诗娴完全无法再一次想起来到底是发生在何时何地。不合常理的记忆,让杜诗娴惊出一身冷汗:“不对,我根本没这些事的记忆,这一定是压力太大产生出来的幻觉,一定是!”

  孤独一人身处在陌生的地方,加上不合理的记忆,让杜诗娴很想马上离开此地,但心中好像有一把声音不停在说,如果随随便便走出这儿的话,会发生更为可怕的事。

  就在杜诗娴犹豫着要不要离开时,门铃声响了起来,让精神早已绷紧的杜诗娴吓了一跳,本能地躲在沙发后面。只不过接下来,田盛文的声音从门后传了过来:“是我,开门。”

  田盛文那沙哑的声音一点也不好听,只不过在此刻的杜诗娴听来,那是如同天籁般存在,为她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安全感。而身体也马上作出反应,为屋主开启了大门。

  门外灯火通明,只不过田盛文并不是独自回来,在他的身旁还有一名女子,只不过她整个人都躲在男人的身后,让人根本看不到她的模样。但从对方的身形来看,那该是一名少女,而穿在她身上的是一件接近透明的吊带式连衣裙,从布料间可以看到她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条纹内裤,还有浅蓝色胸罩。

  “看什么?先进去再说。”田盛文瞪了杜诗娴一眼,让她退回去,同时领着身后的少女走进室内。

  “都收拾好了吗?”在将大门关上后,田盛文伸手拍了拍杜诗娴的脸颊。

  感受着田经理那比一般文职人员粗糙的手,让杜诗娴心中浮起一股幸福感,只不过这种独特的触感,好像和某个失落了的记忆有关,但由于和田经理在一起时浮现的安全感,马上让她忘却了很多事,剩下的是想留在他的身旁,好好的享受这平日难得时光:“差不多了,请……请多等一会就可以。”

  “好,你做完后就来书房找我吧,我先带她入房。”田盛文眼看正低着头站在身前,只敢用眼角余光看自己的女子说道:“记着,没有我的批准,绝对不准进入任何房间,只有想要喝水的时候才可以进入厨房拿,明白吗?”

  “是的,田经理!”如同反射动作,杜诗娴立正身躯向田盛文回答。

  “很好,那我就回房了。”搂抱着那名个子小小的少女,田盛文便向着自己的房内走去。

  自刚才开始,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的杜诗娴走到大门处,打算把两人进来时的鞋子放好。黑色的皮鞋,那自然是属于田盛文的,杜诗娴小心把鞋子拿上来,从鞋柜处拿出布料和鞋油,仔细地拭擦起来。

  当她把皮鞋擦得干净亮丽后,便俯身拾起另一对鞋子,那是一对浅蓝色的凉鞋,柔软而又轻便,十分适合在夏天时穿着。而当她看到这对鞋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也有一双相同的鞋子,那是亲爱的妹妹考上现在所就读的高中后,自己特意买给她作礼物,而且妹妹自小便喜欢蓝色,所以她的衣服由内至外都是以蓝色系为主。

  把鞋都放好后,诗娴继续在客厅完成她的‘工作’,但当过了一会后,她感到一阵尿意,这时她才想起自己自从回到公司后都没上厕所,而且因为有点热的关系而不断喝水。

  厕所虽然近在咫尺,只要一跨步就能够进去,但她不知为何完全无法踏出这一步。田盛文的那句话不断在她心中浮现,没有获得准许便只能在客厅活动。被安排的事务还没完成,所以不能找田经理,而身上那不断上升的尿意,让她根本不能专心于眼前的工作。

  正在强忍着便意的杜诗娴,当看着放在厕所门旁的那块黄白相间的布料,脑中好像听到田盛文过去说过的一段话:“除了我所容许的地方外,另外可以让你小便的地方就是那块布料。”

  如同找到一丝曙光,杜诗娴连跑带滚地走到厕所门前,伸手把那块布拿出来。看式样,这本来是一件纯白色的女性衬衣,上面的黄色污垢该是尿液干了后留下,但意识全都在和尿意对抗的诗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事。



  把旧衬衣拿出来,摺叠起来放好后,她便急不及待的解开腰带,把窄裙脱掉,再将丝袜裤与内裤褪下,然后蹲下来张开大腿,而那修剪整齐的倒三角形阴毛所包围着的肉唇,正对着那摺起来的旧衣。

  伴随着下身的放松,一道白色水柱从杜诗娴的胯间喷射出来,她脸上的神情,也渐渐浮现出一片绯红,而她的喉间也不自觉地发出微微的呻吟声。膀胱获得解放的舒畅感,如同点燃起下方蜜道的悦乐,一种同样源自下身的快感,悄悄地爬上杜诗娴的心头。

  闭上眼睛,享受着那近乎失神的舒畅,意味不明的声音,回荡在自己的心中。当水柱慢慢变小,以至于消失不再出现后,让杜诗娴不禁长叹了一声,回味着刚才的感受。

  当她回过神来,看到下方有如一滩小水池般的尿液时,立时不知如何是好。

  几乎是下意识反应,杜诗娴把刚才脱下的内裤和窄裙拿在手上,打算用这些衣物来将地板擦干。但丝袜与短裙都不是吸水性好的物料,让她的动作只是如同在玩水的小孩般把尿液扫来扫去,只有少部分擦掉,基本上没有任何进展。

  就在杜诗娴不知如何是好时,一墙之隔的房间内,正上演一场活春宫,青春少女正为满面胡子的田盛文献上自己美丽的肉体。

  在房间的门关上后,女孩立时感到安心了不少,也没继续再躲在田盛文身后,站在男人身前的是一名大约一百四十多公分高的女孩,她有着一头及肩的长发,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面容是略尖的鹅蛋型,每个人看到都会觉得她是十足十的美人胚子。用现代一点的话来形容就是,这是一名一看就知道将来会成为绝色美女的女孩,绝对值得事先投资在她身上。

  “她看不到你了,那么可以开始我们的交易了吧?”田盛文那张满是胡子的脸浮出如同讽刺的笑容,如同正在耻笑着女孩的行为。

  “你……你想怎样开始?”察觉到自己正和一名成年男子独处一室的女孩,内心中再一次浮现出怯懦的情绪,而她的声音,虽然只是平常的对话,但已经有如歌曲那样使人陶醉的魅力。

  “虽然已经不只问过一次,不过你真的够十九 岁吗?”没有因为对方声音的诱惑而沉迷,田盛文脸上依旧挂着那有如讽刺的笑容。而这笑容给予女孩强烈的压力,一种源于心理上的压力,彷佛自己打算做什么也早已经被猜到。

  “怎么呆了,把你的身分证拿来让我确认吧。”

  “这……这……我当然是够十九 岁,否则就不会……”虽然感受着难以形容的压力,但女孩还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最为私人的物品,自己属于人的证明。

  没有让对方说完,田经理伸手拍了拍对方的面额,而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女孩没有任何反应的被他在面上随意拍打抚摸:“拿出来。”

  最终,女孩也没能坚持下去,抖着双手从手提包中把身分证拿给对方,这动作虽然简单,但当中的含意让女孩感到十分羞辱。

  “杜婉娴,果然是你的身分证嘛,而且今天正好是你十九岁生日,不好好的帮你庆一下就浪费了。”田经理欢乐的笑了,单是想像在对方生日当天,用自己的肉棒为对方行成年礼,就已经让下身的炮管坚硬挺立起来:“先把内衣裤都脱掉,之后原地转一圈。”

  “你……你……你先把证件还给我。”杜婉娴结结巴巴的话语,发出卑微的挣扎。

  但田经理没有理会她的诉求,他只是站起来,走到杜婉娴身前,直接把她拥入怀抱,少女整个头都埋在对方的胸前,而男人的手也在她身后到处游走,滑嫩的背部、纤细的后腰、浑圆的臀部等,都被那双粗糙的手来回抚摸。

  但奇怪的是,杜婉娴心中完全没有厌恶感,当被田盛文那强而有力的臂弯紧抱后,心中就浮现起一种安全、舒适的感觉。而且那双略显粗糙的手彷佛带有神奇魔力,所触碰过的地方,便会为她带来一种触电感,伴随在内心涌现的幸福感,使她没有推开对方。

  那张满是胡须的平凡面容,在杜婉娴眼中慢慢变大,然后樱唇上传来的被触碰的反应。少女的初吻,在她还没有意识到时便被夺走,如同打算对女孩的小嘴作出占领,接吻时田盛文的舌头伸至对方口中,互相缠绵。粗鲁的动作,本来该会令还没有经验的女孩感到讨厌,但在舌头不停的互动中,使她的心中只剩下快乐,一种由幸福所引发的欢乐。



  良久后,田盛文才离开杜婉娴的嘴唇,从分开的舌头上可以看到数根连接着双方的银丝。少女的脸额因为喘气而泛起一片潮红,半合上的眼睛,配上她甜美动人的害羞表情,构成一种让男人无法漠视的魅力,属于性的诱惑力。

  “我……我还是第一次……请……请不要……太粗鲁……好吗?”带着喘息声的话语,从少女双唇间发出。这是要求,同样也是允许,简单的说话中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强而有力的臂弯,将杜婉娴横抱起来,快步走至床边,把少女那柔顺娇躯放在雪白床单上;而成熟的男性身体,紧随其后一起上床,俯身看着这已在口边的美肉。

  修长的眉毛、小巧的鼻梁、薄薄的樱唇、白晰的脖颈、形状优美的锁骨、光滑无瑕的腋窝,田盛文一一在这具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少女身上留下自己的吻痕,吸吮与接吻的声音不断响起。然后,那双不算清秀的手,终于将杜婉娴肩上的吊带拉下,让她那双颗小巧的鸽乳坦露在空气当中。

  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但当衣服真的被拉下后,羞涩心还是不可避免的涌上心头,杜婉娴的双手下意识的想遮掩起胸部,但田盛文没有给她机会,男性的身躯压在她身上,双手也给予她一个有力的拥抱。

  杜婉娴只感到当自己一被他抱着,心中就会浮现出浓重的幸福感,也好像有声音在对她诉说着渴求,渴求着对方,渴求着被对方紧抱着,渴求着自己如同玩偶般被对方紧抱着。

  “小宝贝,我要开始了。”伏在少女身上的田经理在少女耳边说着,同时他的手也向下移动,直接摸向少女两腿间的地方。在那绵质的布料上,微微湿润的感觉从手指传来,显示出婉娴的身体已经对田经理的爱抚作出本能回应。

  “湿了呢,虽然量不多。”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杜婉娴耳边响起,唤醒了她的羞耻心,通红的脸颊试图逃避对方的靠近,但已被对方压在身上,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好了,不要动了。”田盛文向怀中的少女发出命令,而杜婉娴也乖巧地听话,没有再挣扎。再一次拥抱对方后,田盛文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先去处理点事,在床上乖乖等我,知道吗?”

  感受着被拥抱的杜婉娴,在她察觉到以前就已经点头回应。而对方在离开以前,更把她身上已半脱的吊带裙和胸罩全部脱下,让她只穿着内裤躺在床上。

  当田经理走出房门时,看到的是杜诗娴正高高抬起不着寸寸缕的下身,圆润而又雪白的大屁股,正随着擦地板的动作而左右晃动。

  啪!清翠的拍打声,在房屋内响起。这是源出于一只手,一只略显粗糙的大手,而手的主人无声无息的走至杜诗娴身后,用力的朝那挠起的圆肉拍打下去。

  瞬间,一个淡红色的手印便出现在杜诗娴那雪白的肌肤上,而她也由于痛楚的关系而立时站了起来。

  “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把地板都弄湿了?”没等杜诗娴开口,田经理已经开查问,语气也显得十分严厉。

  受到对方的气势影响,杜诗娴的说话也结结巴巴的:“这……我……我下午时……喝了太多水了,对……对,喝了太多水,之后想要上厕……厕所……但……这个……最后不小心……把地板弄湿了……”

  “哼!长这么大,连厕所也不会上吗?”冰冷的视线,把诗娴从头到脚看了数次:“是哪儿把地板弄湿的?告诉我。”

  羞愧、耻辱的心态,让诗娴无法回答田经理的问题,只能红着脸摇头。

  “你不会以为不说我就不会处理吧?”田盛文残忍地看了她一眼后说道:“坐下去,之后把腿张开,双手要紧紧抓着大腿,直到我批准你合起来以前,你必须要把脚张开。”

  在对方的压迫下,杜诗娴没有抵抗便坐在地上,冰冷的地板让她感到不舒服,而她的心中闪过一丝想法,为什么她要听从田盛文的话张开腿?为什么她会听田盛文的话而不进入厕所?为什么会自动自觉帮他刷鞋?为什么会帮他收拾家居?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一连串的为什么,让杜诗娴的脑海感到十分难受,而且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记忆。

  “对,我忘了什么,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如同自言自语的话,杜诗娴不禁露出慌张的神情,而口中也把内心的疑问说出来。



  眼看着眼前女人的情况突然超出了自己的预想,田盛文叹了一口气后,只好把预先设定好的防范措施用上。他伸手抓着诗娴的额头,而手心也顺势盖上她的双眼:“想起你的真正身份吧,‘尿壶精灵’!”

  当田盛文的话一入耳后,一段又一段的‘记忆’浮现在杜诗娴的脑中。本来它是一个小 男婴的尿壶,每一天,它的主人都会把那根白嫩小肉棒放进它的入口,然后把黄白色的尿液排进尿壶内,那时候的它虽然有种特别的感觉,但作为量产商物的尿壶根本没有可以思考的器官。但现在,这名叫杜诗娴的女人知道这是什么感觉,那是被人类称为幸福的无上乐趣。

  小男婴渐渐长大成男孩,学会走路,学会自己上厕所的他不再需要用尿壶,而没被使用的尿壶也因此被当成垃圾抛弃。只不过它是幸运的,一名女孩刚好在它被抛弃的地方跌倒,而且还撞到头,让灵魂陷入生命倒数阶段,也许是命运使然,灵魂虽已消散,但那女孩的身躯还没有死去,也因此吸引了这尿壶精灵进驻,让它成为了她,以杜诗娴的身份活了二十一年。

  从‘回忆’中醒来的诗娴,虽然还坐在地板上,而田盛文已经位于离自己数步远的距离,认真的注视着自己,但是取回了失去的“过去”的她,从对方的动作、外表和行为中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熟悉感,而且她的脑中好像闪过一名男孩的模样,只不过记忆实在太久,所以只是有一个极为模糊的印象。

  看到她回过神来,田经理伸手摸着她的头说道:“欢迎回来,‘我的尿壶’。”

  如同太阳般灿烂的笑容立时出现在她的脸上,从眼角处也不自觉的流下泪水,杜诗娴以带着哭音的话回应道:“我回来了,我的小主人。”

  按照着田盛文本来的想法,是打算在杜诗娴脑中植入的女仆意识由于改变不大,主要是加强她的服从性与奉献度,就理论上来说该比较顺利。但没想到反而经常出现失控,在每一次的最终阶段都是要使用最初植入的第二人格来避免完全崩溃,让他只能感叹于人心实在深奥,让人难以掌握。

  跪坐在地上,双腿毫不知耻地张开,任由双腿浸泡在尿液上也毫不在意,如同被玩至坏掉的玩具般。那微微张着的小嘴,渴求着主人的肉棒,这是由于在完全被修改的人格心中,在意的是主人何时能够使用她,赐给她尿液或是精液。

  自嘲的笑容在田盛文脸上浮现,眼中的失望难以掩饰,他想制造的是一个对自己完全服从,但同时有着自己的意识的女奴,而不是一个尿壶。至今已经三次,每一次让她以自我意识为主,辅以女仆式的工作以制作第三人格,最终都是失控收场,结局就是必须进行记忆修改,以第二人格来避免完全失控。

  心情虽然有些失望,只不过不会影响田盛文对这对姐妹的兴趣,胯下依旧挺立着的男根就是最好的证据。手指向着自我认知是尿壶的杜诗娴勾动,她立时便能理解对方的意思,马上站立起来走向田盛文。

  那双丰满而又充满弹性的乳肉在移动中上下晃动,近距离的视觉效果让每一个看到的男人都“挺直站立”向她致敬,彷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美女的尊重。

  没有了羞耻心的杜诗娴,对田盛文来说唯一的价值是这具娇美的女体。能够把她当成泄欲工具、尽情在她身上驰骋,曾经是自己的梦想,可惜当本来的想法成真后,反而怀念起有着人性反应的她。

  幸好的是当察觉时,他还没开始对她的妹妹杜婉娴进行改造,就算杜诗娴的重新制作失败了,还能有一个可爱的少女作为替补。

  杜婉娴,一名对母亲十分考顺,也对姐姐敬佩有加的女孩子。才刚升上高中的她,有感于家中的经济压力,一直也希望能够找到兼职帮补家计,而这也成为田盛文攻陷她的缺口。

  让已经受控的杜诗娴对自己妹妹使用催眠影像,使妹妹杜婉娴下意识的选择援助交际作为兼职,而对象当然是在幕后策划这一切的田盛文。自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后,田盛文就不断强化她的孝心和对家庭的责任感,使她愿意为钱而付出自己的初夜,甚至于希望能成为自己的小情妇,以便每月也能领到资助。

  田盛文脱下裤子,露出半软半硬的肉棒,而看到目标的杜诗娴则整个人伏在他的胯下,柔软的脸颊不断摩擦着男根。鲜红色的舌头在棒身上来回舔拭,仔细地品尝阴茎的味道。对化身成为尿壶的杜诗娴来说,主人的肉棒是必须要用自己的口服侍,让主人愿意使用自己的身体,因为这是她至高的幸福。



  虽然改造又一次失败,但田盛文没有太大气馁,任由对方向自己献上成熟柔美的肉体,像专业的口交娃娃般吸吮着自己的男性象征,然后仔细地思考分析改过程中情况,再思考如能够就现有方法进行修改。

  可惜他觉得杜诗娴的心灵已经差不多到达极限,大约只能够再尝试改变两次,再多的话会随时会完全崩溃,连虚假的尿壶精灵人格也无法保留。

  轻抚着杜诗娴的头顶,慢慢滑下至她娇嫩的脸额,女性独有的柔滑肌肤让田盛文难以忘怀。但当想着想着时,他才想起还有个美味的小点心在房间内等着他,那才是今天的主菜,在特殊的日子总要做的特别事情。

  “好了,先不要含了,跟着我来。”田盛文在杜诗娴下巴处一握,示意她张开自己的嘴巴,两人之间熟练的配合显然是做了无数遍的成果。

  在放开口中含着的肉棒后,接近没有自我意识,完全被对方所控制的杜诗娴顺从地站了起来,这时田经理才留意到她下半身还没清理,而且地板上的尿液也没有处理,让他深深感到这种接近全毁的人格带来另一种不良之处。

  不用期望杜诗娴会自行清洁,那怕是田盛文发出命令,对于自我认知为尿壶精灵的她又怎可能会理解清洁地板的原因,甚至当她知道这是尿液,说不定还会趴下来直接喝掉。无奈下田盛文只好让杜诗娴走进浴缸内,自己拿着拖把在厕所门外处理,然后亲自为对方洗刷身体。

  虽然意识已经被完全物化,连自我识知也受到改变,但杜诗娴的身体是女人这个事实是不会改变。故此在经过温水洗涤过后,血液循环变得更为顺畅,本就白嫩的肌肤更是变得白里透红,带着粉白色美感的赤裸躯体完全地挑起田盛文的欲望,想与她直接在浴缸内交沟的念头如同打不完的地鼠般不断冒出。

  当田盛文好不容易压下内心的沸腾欲望后,略加整理衣服的他才领着杜诗娴走入房间内。不大的床上平躺着娇小的女体,在生日的晚上准备为田盛文献上自己的初夜,然后成为依附于他的俏人儿。

  田盛文将本来放在桌子上的摄录机放在杜诗娴手上,在她耳边低声吩咐后便走向床上的美味。

  躺在床上的婉娴双眼虽然睁开,但明显没有焦点,呼吸也较之前平和而绵长,目前的情况一如田盛文所预料一样,经由催眠录影带为杜婉娴输入的暗示得到很好的执行。

  这时在杜婉娴眼中,整个世界是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明存在,但由于田盛文事前已经为此作好准备,故而当杜婉娴进入此种状态后,她对时间的主观感受会变得缓慢了一倍。这也代表别人的动作、对她身体的爱抚等都如同变快了,并非直接提升感度,单纯利用主观与客观时间感觉差异所造做成。

  “身在黑暗当中,一定很恐怖吧。”

  理应用疑问句的话语被田盛文改用肯定句说出,而当杜婉娴理解其意思后,娇小身躯不禁颤抖起来。身为一个现代人,从小便接触到不少恐怖故事,而且基本上都是与黑暗有所关联,如今在田盛文的影响下轻易便被勾起了这份惊恐感。

  “但不用害怕,因为有我在。”田盛文略显粗糙的手握着杜婉娴那双柔美小手,与别不同的触感瞬间便刻印在少女那颗惊恐的心中,缓缓地、慢慢地,躺在床上的娇小身躯平静下来,只剩下微微鼓动的胸部。

  田盛文看到眼前祭品乖巧而又顺从,嘴角不由得向上提起,通过之前捕获杜诗娴的经验与修正,他已经为这名少女安排好将来的发展。拥有难得的幼儿体型,以及有着完美身材的姐姐,当两者共同躺在床上求欢的美景,绝对能为自己带来极大的刺激。

  化身为尿壶精灵,杜诗娴她有限有智能只能按照田盛文的指示行动,如今的她正拿着摄录机,镜头则正对着床上两人。在第二人格空白一片的记忆当中,并没有“杜婉娴”的存在。

  受到暗示影响,身陷黑暗当中的少女杜婉娴,也看不到向来敬爱的姐姐,现在正神情呆滞地拿着摄录机,为的是拍下自己初夜、失去处女的情况。只是她如今的内心之中,本来植入的信赖感以高速成长。

  “放松自己的身体,但也要感应着四周。另外因为在完全漆黑的环境当中,我们必需要互相连结,才可以确保不会分散。”按照编好的台词说出,田盛文也伸至少女胯间,将她最后的衣物褪下,粗糙的手指也开始把玩、抚摸着只有淡淡数褛软毛的肉丘。



  字节数:26865

【完】